• 廣告

我們一定能夠找到誹謗他們和宣布他們為社會渣滓的方法

2

2017-06-15   

中國電源產業網

導語:我通常不憚以最大的樂觀,來看待「小粉紅」這個異化的愛國主義族群,當這群年輕人將雙手從鍵盤上拿開,她們的肢體并不會延續其在數字世界里肆無忌憚的張牙舞爪,陽光同樣打在她們的臉上,留下溫暖的印記,這是任何灌輸都剝奪和改變不了的自然感知。

timg

文 | 闌夕

1、我通常不憚以最大的樂觀,來看待「小粉紅」這個異化的愛國主義族群,當這群年輕人將雙手從鍵盤上拿開,她們的肢體并不會延續其在數字世界里肆無忌憚的張牙舞爪,陽光同樣打在她們的臉上,留下溫暖的印記,這是任何灌輸都剝奪和改變不了的自然感知。

2、「小粉紅」本質上處于成年前的最后一次「肛門期」,用弗洛伊德的話來講,「毫無節制的易怒與兇暴」是相當正常的現象,她們愈是接近經濟獨立,愈是發現自己掌控生活的能力并不如意,而對這個世界的期許也開始褪色。

3、當今中國的異化之處在于,狂熱的民族主義在「小粉紅」身上發現了絕佳的馴化天賦,成功的制造了披著叛逆外衣的服從,希望貢獻一無所有的人格,為犧牲文化樹立出來的假想敵而完成殉道。與她們年齡相仿的西方青年,正值組建樂隊、背包旅行、飲酒狎戲甚至享受肉體自由的高峰期,從來只有對于權威的反抗和對于庸眾的鄙夷,要說「南橘北枳」的話,反差之強烈也是令人側目。

4、有種說法,認為中國沒有真正的「青年」,他們離開校園之后,立刻就背負起了生存的壓力,房貸、婚嫁、升遷、攀比……這些因素疊加起來,足以將任何一個向往「詩和遠方」的青年催熟,進入焦慮而沉悶的中年階段。在兼具挫敗感和控制欲的兩種情緒的相互擠壓之下,「小粉紅」的集中孵化便不屬意外。

5、在我的微博底下,「小粉紅」的訴求顯得格外委屈:為什么我寫了這么長的評論你卻不理我?為什么主流媒體都不報道趙薇和共濟會勾結的事實?為什么你們這些壞人會收錢維護資本控制輿論的惡行?為什么你對我所陳列的鐵證冷嘲熱諷卻根本不敢逐條反駁?為什么你總是故意對那些理性的評論視而不見卻偏偏掛出容易出糗的?

6、這是「肛門期」的另一特征,即嬰孩開始接觸父母之外的陌生人,并意識到自己無法在他們身上索要近似父母那樣的呵護和關懷,這是一個倍加艱難的成長過程,伴隨著啼哭和憤怒,終而無奈的接受。當然,站在統戰層面,這也是「小粉紅」易于爭取的原因之一,相比鋒芒畢露的批評,和顏悅色的慫恿顯得分外溫柔,就像直接提供考卷答案一定要比教授解題思路要來得友好。

7、昨天,就有一名「小粉紅」拿著標準答案來勢洶洶,是一段引用:

「讓那些清醒的愛國者處于無能為力的地位,使他們成為大眾嘲笑的對象。我們一定能夠找到誹謗他們和宣布他們為社會渣滓的方法?!?/p>

——杜勒斯,《戰后國際關系原則》我問她,你知道杜勒斯是誰嗎?她回答得也很百度百科:?1953-1959?年間的美國國務卿,冷戰初期美國外交政策的主要制定者。

我說,你不能這樣直接搜索杜勒斯,因為你那段話的「作者」,其實是美國中央情報局第五任局長,艾倫·杜勒斯。

《戰后國際關系原則》和《十條誡令》、《蘭德公司報告》并稱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的三卷圣經,有趣的是,隨著時政焦點的轉移,這些「解密文件」的中文內容會與時俱進的更新。比如在2014年之前,《戰后國際關系原則》從來沒有提及所謂的嘲笑愛國者的主張,而是「支持用色情、酗酒瓦解敵國人民的心智、鼓勵他們的官員肆意妄為和貪污受賄」等內容,是標準的服務于「毛左」群體的意志,即反自由化、反貪官。

而到了「小粉紅」這一代,「貪官」內容被剔除得干干凈凈,取而代之的是針對愛國者的攻擊。最重要的是,考慮到杜勒斯在1969年就去世了,他執掌CIA的階段是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所以無論是哪個版本——在中國人連飯都吃不飽的年代試圖用酗酒和吸毒來打垮中國,還是在毛澤東威望極盛的時代設法使中國社會宣布誰愛國誰就是社會渣滓——都只能說明一件事情:美國政府這是讓智障給占領了嗎?

我將上述內容發給那名「小粉紅」之后,她許久沒有回話,直到?今天上午?,她說她拿著這些內容去問了她爸爸,被好一頓兇,覺得她在暑假里太無所事事了,逼著她去某個親戚的店里兼職實習。她最后說,她覺得這種不幸的結果都是我害的,不過此時的語氣,已經不似前日那般張揚,甚至變得略微可愛起來。

8、批斗令人上癮,尤其是在暴力——無論是語言上的還是行為上的——受到庇護的鼓勵之下,毀掉一個人的聲名、尊嚴乃至人格,都是叢林社會授予的軍功章。從周子瑜到趙薇,這類事件終將證明沒有人會是安全的,成年人對于文革的恐懼,并非真的相信那種全民失控會在今天上演,而是難堪的發現深淵的誘惑無人能夠抵擋,思維上的慣性竟能隔代遺傳。

甚至連「小粉紅」自己也永遠都在不滿,覺得道歉只是為了繼續掙錢,你們一個兩個在鏡頭前盡顯無辜,反而讓我們像是在扮演壞人一樣?!改忝羌炔話?,又不肯去死,這讓我們很難辦呀!」

9、我總是說,年輕難免愚蠢,這是一個必經之路,卻不代表這種愚蠢可以免于批評、譏嘲和厭惡。我上大學時,由于沉迷游戲,所以經濟拮據,常與泡面為伍,記得我最喜歡的口味,是日清的「炒面大王」系列,好像是三塊五一盒,物美價廉。

timg

只是因為日清是日資企業,這又觸犯了我那時過于Low逼的反日情結。我滿腹矛盾,在一個BBS上發帖,稱自己堅定反日,卻又離不開日本的泡面,無比糾結云云。有個回帖的內容,我一直到今天也記憶猶新,我后來也并未再見到過那個ID,他說:「你現在就是個傻逼,過了十年之后,你會贊同我的這句話?!雇繒媸俏曰⒉亓?,一不留神就遇到了一位預言家。

10、就像那個在樹上向路人撒尿而被心懷叵測的受害者獎賞銀幣的頑劣小孩的故事一樣,后者所縱容和報復的,無非就是等待小孩無意中惹怒一個真正的狠角色?!感》酆臁谷羰俏奘幼約荷砩媳恢窒碌墓瞥?,那就很難逃脫托洛茨基的下場了。

我昨天在微信公號上分享了意大利作家卡爾維諾的一段話,這里再發一遍:

「我對任何唾手可得、快速、出自本能、即興、含混的事物沒有信心。我相信緩慢、平和、細水流長的力量,踏實,冷靜。我不相信缺乏自律精神,不自我建設,不努力,可以得到個人或集體的解放?!?/p>

昨天、今天、明天,你我都在不斷的改變

    來源:

    標簽: 媒體  

    相關信息

    MORE >>
    中國電源產業網官方在線QQ咨詢:AM 9:00-PM 6:00
    廣告/企業宣傳推廣咨詢:
    活動/展會/項目合作咨詢: 市場部
    新聞/論文投稿/企業專訪: 李先生
    媒體合作/推廣/友情鏈接:双色球大乐透app

    中國電源產業網網友交流群:2223934、7921477、9640496、11647415

    中國電源產業網照明設計師交流群:2223986、56251389

    中國電源產業設計師QQ群:102869147

    X